hg0086

新闻中心
News
联系我们
 

电 话:86-755-82910368

传 真:86-755-82910673

邮 箱:sail-group@sail-group.com.cn

邮 编:518001

投资农夫三要务:判断季节、选好种子、管好风险

时间:19-10-09 来源:诺亚财富

投资农夫三要务:判断季节、选好种子、管好风险

前段时间随公司去英国游学,不可落俗地参览了牛津和剑桥这两座历史文化悠久的小镇。它们本身代表着人类近代文明的发展史,见证和记载着几百年来科学巨匠们不断探索的故事。人类生来就有强烈的求知欲和掌控欲,不断地探寻着万物运行的道理,并用所学所知改变着我们的生活。而在所有思索的终极目标中,时间仍是我们遥不可及的目标。经过几百年的发展,在三维空间内,人类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功,从微小的粒子到巨大宇宙,我们已经可以用所知和所学去改变和创造,但在四维空间内,我们仍然是时间的仆人。

金融投资,个人一直认为是门技术而非科学,虽然有很多投资者试图驾驭时间,能够在事件发生前去预判,以期待通过择时胜出,但结果反而被时间玩弄。在众多传奇的hg0086 下载中,主角们仿佛都是时间的赢家(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英国公债投资、次债危机的大空头、华尔街的Flash boy)。然而,故事终究是故事,感性的背后只是人类美好的期望,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,只要你以投资为职业,最终会发现,我们都是时间的仆人。所有表面上与时间赛跑的赢家,背后无非是两个原因:一是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方,二是运气好。而信息优势和运气,恰恰是投资人,需要穷其一生去追寻的。

信息优势和运气,看似一个是科学一个是玩笑,但本质是同一个东西。投资是概率的游戏,没有百分百可以获胜的游戏(除非是裁判),你能够做的只有掌握更多的真实信息来不断提高获胜的概率。

对投资来说,信息来源于两个层面,宏观和微观。宏观主要就是运气(或者运势/周期更准确)判断的部分,而微观更聚焦于投资标的本身。用最简单的耕种做个对比,老农(投资者)如果想获得好的收成(收益),首先要判断当前的季节(宏观环境)。一年有四季,每个季节该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,春耕夏耘秋获冬藏,节奏不能错,错了基本就代表没饭吃。当然,经济的四季不同在于时间上没有那么规律,有时候春夏特别长(比如中国),有时候秋冬特别长(比如日本)。所以不能只看日历,要根据万物生长(经济增长)、温度(通胀)、湿度(流动性)等情况判断,而且还会经常出现假阳春、秋老虎、暖冬等假象干扰你的判断。但有经验的老农还是能根据细微的不同,大概率的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微观方面,来自于对经济个体本身的判断,就像我们判断好了季节去买种子(投资标的)。当面对琳琅满目的种子时,你所需关注的只有两件事,一是质量,二是价格。不同的种子自然亩产(收益率)越高的越好(但常识告诉我们,亩产万斤的水稻种子是没人买的),但也要看种子的价格,选到好而不贵的东西,是每个老农的理想,也是每个投资人的理想。

当然,做好了季节的判断,选好了种子,最重要的还是管理好风险。投资表面是关于收益的数学题,其实更是一场关于风险的运筹题。判断对了季节,选择了好的种子,大概率会获得好的收成,但恰恰可能是一些小概率的黑天鹅、灰犀牛事件,会让你颗粒无收。颗粒无收也就意味着,你失去了返本的可能。所以,任何时候,充分分散风险,保护本金,对于投资这场长跑都是大拇指法则。

无法择时(Timing),只能充分收集信息去做周期的判断(Beta)和风险(risk)的分散,同时自下而上去选择优秀的投资主体(Alpha),这可能是投资这门技术里最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。对于周期的判断和风险的分散,可以通过资产配置的方式来实现。

以歌斐资产为例,资产配置是以经济周期作为出发点,通过投资于相关性不同的资产,充分分散风险,实现长期有效配置。长期来看,不同的金融资产投资回报差异在于投资人承担的风险不同。债券投资人主要承担了利率风险和信用风险;股票投资人不仅承担利率风险,还承担了未来增长不达预期的风险,甚至是破产风险。

在不同的经济环境下,风险溢价随周期而波动,增长前景明朗时,增长风险降低,利率风险上升,反之则结果相反。大部分时候各类风险此消彼长,有时候也会出现同涨同跌,虽然难以用准确的数学模型进行精确分析,但总是呈现出类似的模式。因此,对于资产配置来讲,首要考虑的因素是当前各类资产风险溢价的高低。长期而言,价值是金融资产价格的锚,相对于锚偏离过大终究不能持续。其次,是对经济周期的判断。在歌斐的周期模型中,通过三个维度(经济增长、流动性、情绪)的周期框架,建立了资产轮动与经济周期变化之间的关系。投资时就可根据资产的长期风险收益比确定战略资产配置,并结合周期判断动态的进行资产权重调节,有效的增强组合收益。

当下,我们看到经济形势的复杂性大大上升,一是各国政府的逆周期调控政策出台频率愈加频繁,例如各国央行不断持续的货币宽松政策,出发点是期望能够平滑经济周期,但最终是扬汤止沸还是抽薪止沸的效果,短期内还难以有共识。二是国际地缘政治风险不断,背后的根源在于贸易全球化带来的全球发展不平衡、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,由此引发的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也将贯穿接下来的数年。因此,我们对于未来的经济形势持谨慎乐观的态度,“谨慎”在于海外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已经是第十一个年头,从内生动能和外部环境来讲,均已经度过复苏最快的阶段,开始呈现明显的后周期态势。

其次是就国内而言,宏观杠杆率偏高,未来将进入持续“结构性去杠杆”的阶段,并且“走老路”依靠地产投资拉动经济基本退出政策篮子,短期而言经济快速拉升的可能性很低。“乐观”的方面在于央行陆续开启“预防式”降息的宽松政策,在短期内有助于流动性的恢复,乐观情形下也可能顺利化解经济下行风险。同时,国内开启的一系列“供给侧”改革——减税降费、利率并轨改革、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等——都将从根本上重新改变既有的收入分配机制,有利于提高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,从而提升国内经济活力和潜在增速,助力经济在中长期企稳。

放眼未来三年,我们最为关注金融资产当前所隐含的风险溢价,对于国内的大类资产而言,权益市场的投资性价比最高,同时二级市场又优于一级市场,结合当前国内经济周期还在往下行,未来半年到一年左右时间窗口将是很好的建仓期;从不同国家的股票市场投资价值来看,新兴市场相对发达国家更具吸引力,一方面是估值的原因,另一方面也在于新兴市场的外债依存度较2014、2015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改善;从对冲极端风险的角度而言,投资组合中适当增配一部分黄金也是较为合理的选择。

摘自—诺亚财富

   
上一篇 下一篇
A股最牛股年内30多次创新高 5股霸榜...无奈!WeWork中止IPO:估值太低,上...